关灯
护眼
    没多久,周槐僵硬的四肢就松软了下来,周家大儿子扶着他坐起身来,他嘴唇动了动,总算是说出了话来,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爹,你突然抽搐昏厥,差点就去了。”周家大儿子仍有些后怕,看向余娇,发自衷心的道,“多亏了孟姑娘施救,您这一条命才保住。”新笔趣阁

    周槐看向余娇,微微有些惊奇,只听说余娇花钱在孟家村买了一个姑娘给余五郎冲喜,没想买回来的这姑娘竟还是个会医术的,他朝余娇道了一声谢。

    周氏跟着余老爷子抓药回来,见周槐已经像没事人一般起身站着,还能说能笑的,根本看不出方才差点就要死了,不由朝余娇千恩万谢,赞叹她医术好,询问道,“诊费多少?我这就让石头去家里取。”

    余娇看向余儒海,“诊费和药费,您问老爷子吧,我第一次看诊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余儒海没想到余娇这么上道,沉吟了下,“虽然周槐这病来的凶猛,但开出的药材不算名贵,五哥儿媳妇又是第一回看诊,就收你们五钱。”

    周氏弯腰道谢,余娇朝周槐提点道,“壮阳药还是少吃为好。”

    周家夫妇俩瞬间老脸通红,目光闪躲,余娇作为医者,对这种情况早已司空见惯,习以为常的对周槐道,“你这次是运气好,只是惊风昏厥,马上疯是会猝死瞬间夺命的,以后房事还是不要太过激烈。”

    屋内众人听完余娇这不加遮掩的话,脸色都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周槐毕竟一把年纪了,这种事被摆在台面上,满脸羞臊,支支吾吾的应道,“晓……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周氏也忙打圆场道,“孟姑娘辛苦了,这大半夜的,把你们吵醒,实在是叨扰了,俺们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扶着周槐,又拉了一把还傻愣着的儿子,周家大儿子石头忙将地上的门板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余儒海难得的道,“我送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周氏一边往外走,一边回头热情的对余娇道,“孟姑娘,以后有空常去我家坐坐,我给你烙饼吃。”

    余娇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余儒海将周家人送到门口,周氏不住的夸赞道,“余大伯,你这个孙媳妇找的可真好,不显山不漏水的居然有这么一手好医术!这要不是亲眼所见,我还真是不敢相信女子居然也会行医,余大伯,您是不是早就知道孟家姑娘会医术?才给五郎找了这么个媳妇?”

    余儒海一脸不是滋味,“她们孟家哪会什么医术?不过我这个孙媳妇在药理一途上确有天分,虽然只跟着我学了短短时日,已经小有所成。”

    周氏听出余儒海话里的意思,笑着道,“还是余大伯教的好,不过五郎这个媳妇儿可真是捡到宝了!”

    余儒海将周家人送出门,压低声音道,“这世道女子行医毕竟不是什么光鲜事儿,何况周槐你得的又是这种病症,今夜五郎媳妇看诊这事儿若是有人问起,你们还是莫要伸张。”新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