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你就是李东来同志,我是四合院一大妈,为了欢迎你的到来,今天晚上咱们在中院开会,你吃过饭就来。”一大妈很和蔼,一大爷告诉过她,这个新来的医生虽是乡下人,好像有些根底。

    “开大会?好,谢谢一大妈,我一定准时到。”李东来虽不清楚为何要开大会,还是点头答应在一大妈要离开的时候,还送她一兜子灰灰菜。

    听说这灰不拉几的野菜可以补血补钙,一大妈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这小伙子模样不错,身份也很好,就是带着个妹妹多了张嘴,要不然可以把姑家表妹介绍给他。

    李小妹对欢迎会也很感兴趣,刷了碗,她就像跟屁虫般缠在李东来身边。

    李东来本来想让李小妹在家里复习功课好为入学做准备。

    但谁让这是他亲妹妹呢。

    两人简单收拾一下,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四合院的道路上皆铺有青砖,日久经年之下,青砖边缘处长满褐色青苔,边缘处凸凹不平,踩上去有点硌脚,感觉没有站在泥土地上扎实。

    大槐树下乌央乌央一片,男人们谈论工作,小媳妇老妈子们东家长西家短,小孩子在人群中钻来钻去,气氛很欢乐。

    李东来拉着李小妹挤进人群。

    正中央,摆着一张四方桌,三条板凳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匀称,肤色黢黑的中年汉子端坐在板凳正中央,这应该是一大爷易中海了。

    右手边,一个梳着中分头的胖子正端着搪瓷缸喝茶,应该就是二大爷刘海中。

    左手边是一个身材消瘦,鼻梁上架着眼镜的文化人,这就是三大爷阎埠贵。

    李东来把三位管事大爷的相貌默默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咳,人都到得差不多了,现在咱们四合院开完。现在全国局势不是小好,那是一片大好...”刘海中讲了一大堆从报纸上看到的材料后,过了一把官瘾,才请易中海讲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,请一大爷给大家讲两句。”

    易中海站起身:“今天咱们聚在这里,是为了欢迎一个新邻居,我就不多说了,现在请李东来同志上前做自我介绍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大步向前,站到人群中央,他对着那些好奇的目光报以憨厚的微笑:“我是李东来,是咱们轧钢厂医院的医生,以后大家身体不舒服,都可以去医院找我。我来自秦家沟公社...”

    “秦家沟公社?我记得咱们大院里也有一个那地方来的。”话音未落,人群中出现一丝骚动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贾旭东的媳妇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好像叫秦淮茹。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秦淮茹?不会这么巧吧?

    李小妹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起来,李东来看到后,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小妹,你感冒没好,要不要回屋歇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李小妹有点明白李东来的打算,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秦家沟的人?咱们大院的秦淮茹也是,你们应该认识。”易中海上下打量一下李东来,转头向人群喊:“秦淮茹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在家喂孩子呢。”人群中走出一个五短身材的人。

    “贾旭东,把你媳妇叫来,今天是李东来同志的欢迎会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我这就去。”贾旭东钻出人群。

    贾家,秦淮茹刚给小当喂完奶,正把小当揽在怀中给她拍嗝。

    看到贾旭东着急忙慌的走进来,秦淮茹扣好扣子,把小当放在褥子里。

    “旭东,出啥事了?”

    “咱大院里来了一个秦家沟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好像叫李东来,是个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李,李,李东来?”秦淮茹只觉得天色猛然暗了下来,身子不由自主的摇晃两下。

    她扶着床头柜子,才算重新站稳。

    贾旭东上前扶住秦淮茹的胳膊,感觉到她身体有点颤抖,关切的问,“淮茹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淮茹胸口起伏不定,大口吸气,许久才缓声说:“没事,坐得时间长了,有点头晕。”

    贾旭东这才稍稍放心,“这些日子小当没黑没明的闹腾,也辛苦你了,要不要我给妈说说,让她白天帮着带孩子。”

    秦淮茹苦笑:“算了,咱妈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,在屋里坐不住。”

    贾旭东抿了抿嘴,没有吭声,他知道秦淮茹是在埋怨他母亲贾张氏。

    贾张氏每天吃完饭就去公园和那些老太太们闲聊,完全不管家务。

    她的理由也很充足,秦淮茹是个农村丫头,干这么一点活,压根算不上啥。

    一个是母亲,一个是妻子,手心手背都是肉,贾旭东夹在两人之间,也很为难。

    贾旭东见秦淮茹脸色好多了,又问:

    “都是一个大院的邻居。你们又来自一个公社,日后更好相处,况且一大爷也开口了,你就去见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...那好吧,你等我一下,我刚给当喂完奶,这一身奶腥味不好出去见人。”

    秦淮茹走进里屋,把门关好后,一下子瘫靠在门板上。

    李东来,他怎么来了?还成了医生?

    该死的李东来,你就不能好好的待在秦家沟,放你的牛!